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于贞志
 
 
你所能看见的豹不是豹,
可怕的力量沦为可以抚摸的温顺;
而在诗意盎然的上古年代,
斑澜的豹皮与窈窕山鬼映成异象。
豹的两只大眼是大地的酒杯,
琥珀眼睛盛满黑暗中心的孤独;
深藏孤独的另一面忍受耻辱,
豹在最深处的内心被盛怒躁动。
凶猛的额头把世界一头撞碎!
怒吼跳跃的金黄被城市覆盖,
昔日帝王的威仪被矜持取代。
曾被太阳激怒的豹,热血何在?
 
豹在它的盛怒中燃尽。
黄昏击碎内心孤傲的酒杯。
一只现代的豹落到与猫为伍,
剩下威武的豹微在晕眩中奔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