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一行(孙磊)

 

 

面向预言,我需要信仰的力量。从昏厥到冷落

    我需要肉体和哀悼的光。

离开折射,我将是重新随波逐流的石头

 

我陶醉于触摸。持续地迷失。我是

    筛选过的音节。用依附和缠绕来赞美

像是被传诵的那种吹拂。它的枝柯轻轻地深入

    它的曙光蒙昧而坚定。

 

狩猎和吹奏的声音临近。我重重地呼吸,觉察到罪责

    我多想扬弃这些适于描绘的美

让它们成为模拟品。

 

并且挪动或是迁移。仿佛阴影洋溢的秋天。鸟飞云涌

    我值得在这样的时代一再回头

我深谙它但并不说出。我热爱着,以被灼伤者的名义

 

“既然我们是陆地人,岸上人,既然我们是同样的,

    那我们就让步。”1我们抒情。

我们就“显现、敞开、领悟”。2

    像被给予前无意地坦白那样。

 

我屈就于仓促的照耀。它总是以告别开始,

    一部分接受,一部分拒绝。

我在光斑中下滑。那是确凿的春天和雪

 

我敲开的泉眼与咒语比我更消瘦。许多年来

    我献身于寂静。我周围的余火却不肯散开。

用不着消息来传达。我淘空的双手是唯一的证物

 

这个盛行磁场的世界,我不习惯你的气旋

    你溃烂的胃和矫作的容颜

有一天繁荣与凋零同时停住,我们该怎样各自去抑制自身

    以及身体里损坏多次的风暴。

 

今天,我不再去理会噩耗。也不再追随。因为诗歌的节气

    正待耕种和收获,这足够我悲伤

遵循有福的水与泥沙,到达呈示的边缘。

 

 

1)法国诗人佩斯诗句。

2)德国哲学家海的海德格尔关于存在阐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