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一行(孙磊)

 

 

一.信札

 

长笛吹来了一座房屋。鹳鸟

多年来潦草地鸣叫。这是我体内的稻草和喷泉

 

一度晁过花园。我带着贫弱的视力

乘郊车到海边,路过的地名都熄灭了

 

舞蹈也已结束。路灯却提早亮了起来

街面上都空了,我只能拾捡到被踩熄的枝桠

 

冬天,衣停在冰水中。舞蹈也已结束

我缓缓拿起一张纸和一个湖泊

 

 

二.灌木

 

我习惯于幻影。在我周围

灌木丛生,在欲望和空气之间

 

唱针剥蚀了春天的早晨。花蒂燃烧

松鼠在荫凉里秘密地起步

 

下陷的年月,我有一个能吹拂的过去

大片的麦子在群山间散步

 

我遐想着,自身的海拔终止在何处

我在平原上长大,我隆起的地方将灌木丛生

 

 

三.协奏曲

 

带着热气行走的人是一个重音

在第一乐章,他突然射穿了我

 

把光埋入了我的膝盖;把波涛

放在枕边。黑夜一次次向星辰们扬起

 

而我始终在替准戴着铰链

死亡也不能拔动我趾骨里的箔片

 

当一片树荫落在了脚边。我听见

一个人的行走依然没能有所减缓

 

 

四.止痛片

 

稚齿中的一场雨,让我

黑暗的骨节咯咯作响

 

台灯边有我需要的一把坐椅

对于疼痛,它是一块磁石

 

破旧、孤单、深邃,磁性中带着风

带着扬动的尘土和木屑

 

它镇守着思想的营地,一整个白天

它在我的言谈中演奏——撕碎的马和春季

 

 

五.高烧的城市

 

将半个月亮扔进投币的餐机。我空想着

一次机遇带来的升化。在垂暮的城市

 

我保持着单行的习惯

黑暗与光明同时在头脑里结晶

 

在夏天,冰镇的未来有些软弱

我用粗砺的手温改变着现实

 

这像一根没有劲力的像皮筋,当秋风乍起

它无法再反弹回我们的内心

 

 

六.出场

 

北方。山麓有雪豹逡巡。它克制着

戕残的愿望,四处游动

 

天冷了,伐未的声音渗入它的身体

我听见了它犹疑的轻微的呼吸

 

北方。锋利的石头孕育着寒凉

我听见了雪豹的皮毛在枯枝间擦落

 

它潜入岩石的爪子里有一簇尘土,而今天

它敏锐地聆听着我写作的响动和痕迹

 

 

七.沼泽

 

紫荆和栗子树。陪我在阴影里盼望

中国的旷野一片寂静

 

沼泽古老,即兴的沼泽、偏执的沼泽

因为残缺,它走进我的身体

 

帘子正在腐烂,容器中的纯洁让我更脆弱

在这个需要臧速的年代

 

我仍赶往京都

纵容着它的繁华

 

 

八.福光的孩子

 

前车灯里的孩子,他的福光倾斜在坡地上

他的衣领和鞋于,像浮出橱柜的月亮

 

他让我显得盲目、沉默、颓唐,如同

铁皮桶里的废油,它的燃点低得像草一样

 

福光的孩子,均一点光给我

让我离开阴影和荒凉

 

让我回到火苗中,回到照耀里。当夜雨

来临,让我把书打开,把窗子合上

 

 

九. 雪下大了

 

雪下大了,世界已少有去处

烟灰已弹不到尘土里

 

现实是一张写字台上的报纸。我知道

这场雪之后,上面的消息,将慢慢沤烂

 

而交谈释放着多么强大的力量

至于倾听,我更相信它有限的沉溺和垂询

 

雪总向着一个我们未曾谈及的地方哭泣

那儿不是终点,也不存在距离

 

 

十.回廓

 

叶子是奔跑的边界,是十月重现

藏兰色的高原,强壮的马匹在雾霭中四散

 

我和槭树在同一个坡上,站着

我看不清它头脑里的水的重量

 

它是否有过荣誉和耻辱?有过

像人一样的光明和暗淡?

 

十月降临,我忽然觉得嘈杂

那熟识的痛苦又回到我的晕眩

 

 

十一阵雨

 

二月!准备写作和哭泣,准备带苞谷的晚餐

在湿地上,消化幻像的声音驱使着我

 

敦促着河水向前流,使我黑暗

但黑暗中的光从不能被埋没

 

二月!准备流浪和吮吸,准备草编的服饰

桤木树滴着水,杉树一看就冷

 

路边到处是石头和雨点,到处是衰变的魂灵

我不得不打开伞,守护住心灵的激情

 

 

十二.永恒

 

凋零降临了。我从晚宴中出来

一个踉呛,我扶住了谁的手?

 

湿润、坚定。仿佛二月的根芽,并且

我又听到太阳的声音,带着尖锐的刻石的气息

 

调零降临了。我从骚动与喧哗中出来

我不畏惧丧生。天这么晚了

 

街上依然有淬火的声音

打着比去年更清脆的节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