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一行(孙磊)

 

 

拐过寂静,还是一片寂静

除了寂静,还能把什么带给大海

 

带给荫影浮动中的叶芝

他一句话也不说,靠湿气维持着本性

 

他眼里的一场雪,一生

分两次,下在我的身体中

 

当我专注于磨损,春天降临了

带着死亡的脂汁和呛味

 

当我读到晚报的头版,我感到沮丧

我急于想听到朗诵的声音

 

这在我头脑里已形成浮冰

并整整一年克制着行将腐烂的肉体

 

“活着是否应有所沉湎和证明”

像衰老的叶芝,将其中的摧毁从身上移开

 

这是否有所意义?他鞋子里充满了光

鞋带儿还在为爱情留着活扣

 

“有许多厄运能是人心灵高尚,坚强。”但

为什么我们的诗歌越写越凄凉

 

 

96. 1.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