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缠枝花那样的分别

 

小眼

 

 

缠枝花那样的分别

 

 

缠枝花那样的分别

一个拥抱了结不了

 

如果有水我可以不喝蜜

如果今天能平安过去

那明天也可以

 

如果分别

不要像缠枝花

 

蝉壳呆在无风的树上

蝉飞走的时候

忘记了自己

 

如果分别

要像蝉

 

    1999 8

 

 

 

工厂和家

 

 

白的夜云  灰红的夜云 

云在水里  水在脸盆里

盆挡着吱呀的门

薄薄地关启

门外面是园钉厂

嚣动着群鸟的声响

鸟学我手掌的黑剪影子

在地上展翅

 

凉粥摊开几个行将逝去的钟点

家喜欢听到

校铃远远独唱

满头大汗的游戏

被下班的大人

抱了进屋

 

    1997612

 

 

 

玩具

 

 

光盖上盖子

将桃子和胡姬花关在里面

桃子大喊大叫

另一位含羞不语

 

跑向青草樊篱的

惊吓过度的兔子

是一对朱红的珊瑚珠子

除了自己的童年

其它啥也看不见

 

纸牌在床上挤来挤去

天井下了雨

给我一个耐摔的玩具

怎样

来一只五英寸的欢喜

 

    1999

 

 

 

轻微到可以忽略

 

 

向后飘扬

肥皂的清风

此刻正轻微

 

蓝楹花拥集着夜

在街心追尾

一丝低叹

落在手背

 

两个人并肩走

话儿已经成灰

 

    1996

 

 

 

沉默

 

 

这沉默十分紧密

热恋也不能让它松开

一指缝隙

月光照亮一半的地板

他们迸息滚过

喘气的阴影

那里两只香椽

强烈拥抱

以亲近的淡白芬芳

所有此夜的吻都没有声音

像一群密谋的粉色星星

而所有此夜的爱侣都不满意——

这黑暗太亮!

这黑夜的扣子全都掉光!

 

    1996618

 

 

 

白蚁

 

 

白蚁纷飞的夏夜

墙还能够厚吗?

是不是端过椅子

靠着风口

谈一些蛀空的事情

谈谈低头垂泪的马

它的蹄子轻叩砖心……

谈谈父亲的病

未发生就结束的使命

 

等了很久的大雨终究不下

在白蚁纷飞的夏夜

数着月亮的美丽芒刺

细听千里

墙还能够厚吗

还有什么能阻碍这成片成片

低飞的心事

直至它们脆弱的尾翅

落进伺伏的水光

 

    1996

 

 

 

隐秘

 

 

紫色中心的紫色

一分钱大的黑暗

你软软的舌盖住的

我心上温柔的图钉

 

非洲菊慢慢缩小的身下

标出一个国

高个儿碧绿的王

顶着不大的冠

一个人的国王

他是一个人的

孤单的

女子气的

 

火焰迟缓抚摸

夜晚的国王

孤单而女子气

穿过燃烧的长睫

抓住一把星星

 

    19965

 

 

 

笋衣

 

 

中午我去洗笋

笋衣透明又嫩黄

春天!

 

春天说

眸子应该清

心思也莫混浊

不妨端坐  小跑  漫游

若正好当着临街的窗口

就扶起那困倦的

爬墙虎

 

春衫还未薄到

不言自明的程度

要许多婉转的暗示

才肯

解一粒扣

 

春天!

笋衣悄悄滑脱

清明的涩香也

暗暗回头

 

1996413

 

 

 

 

 

节气淡翠翠

淌下笋尖儿

大家一起笑着驱鬼

 

大家一起笑着驱鬼呀

馨是忽忽经过的

轻雷

 

山上零星站着

农事爱好者

眺眺苍白的烟画

桃符和春镰

 

大家一起笑着驱鬼呀

馨是手挥乱的

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