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我看雨水的姿态

 

 

我这么看:

沿着家鸽回来的路径

从屋顶到雨檐

倾斜

有时从

阴天的红旗上方

飘扬向旗杆

(也许失之孤独?)

 

我不总是知道

每次春草从土地中突兀挺身

的惊喜

从何而来

为什么那孩子

一直歪着肩走路,端详

滚过脚边的小石头

而我蹲下时,总有

水塘的反光

将眼睛刺痛

 

我只是看

 

那些可看与不可看之物

在这个春天的陡坡

时断时续

坚持着

滑落

(也许是另一种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