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与谁告别,告别什么?

 

                    森子

 

 

一叶落,多么轻
如卷边的云最后一吻
烧焦了秀发的理性与黄昏
你说深情,也包含了厌倦
不知所终的旅程可以到达任何一点
掐紧自己的脉膊,但无需数数
比赛、竞争只与假想中的情敌打个平手
而深渊已从倾斜的平面上打开
并涌出多余的人群、车辆和灯光
给你腾出一个带耳塞的单身房间
灰头土脸,现在,你是自己丢失的
一部分,可以燃烧、哭泣的一小部分
当然,你可能想到了骨灰这个词
但怎样解释灵魂自在性这一命题
是你抛弃了,还是被抛弃
抑或没有法则的循环游戏
你梦想的整体是无穷的铁环相扣
圆满、孤寂带有神龛的神秘气息
最后的一支曲子,你没跳
水晶般的舞鞋坠入喧嚣的街道
别人看到了你在旋转,天旋地转
可生活似乎纹丝未动
皮鞋、轮子轧在你脸上,覆盖
已经过期的生存密码,不能给
平庸的生活加深任何东西
甚至思考也是别人的黄昏
你说过类似告别这样愚蠢的话吗?
与谁告别,告别什么?
连一行电话号码的空白你都不想添满
风吹落昨天,吹落杯盘里的
丁当记忆,并给你的遗容涂荧光粉
挽歌拉着长腔从死亡之舟上飘过去
你又一次感到了屈辱和欺骗
索性你离开了时间这样的
易于伤感的抽象门槛,燃烧或腐烂
还需等待抽身离去的幻觉萌生
过去,你认为自己有灵魂
 
          1999.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