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废灯泡

 

    森子

 

 

 
灯丝断了,从光明的位置上退休
它最后的一眨眼解除高烧
回到寒冷而透明的废品博物馆
我记得孩子是怎样处理废灯泡的
""的一声,听个响儿
宁为玉碎,不求瓦全
灯的死法如此悲壮
除此之外,灯还有什么用
象征,对。模仿,对
它是从生产线下来的太阳的模型
它饱满的真空形成小宇宙
发明家爱迪生对它情有独钟
光和玻璃是乌托邦的建筑
在每一家庭的理想国中
人只是一个快乐的囚徒
灯泡废弃的大脑依然可爱
如果你家有孩子千万不要存废灯泡
它物质的属性易碎、扎手
因此,对一只废灯泡执行死刑是必然的
就像我们不断埋葬昨天的理想
还会有别的光线照进肉体的角落
还会有灯的嫡孙守着空缺
真是这样,确实是这样
两年前,这座城市的一家灯泡厂关闭了
厂区地皮卖给了房地产开发商
生产线上的女工被安置到一家医药商店
调侃的人也许会说:现在
我们需要的是药,不是光
 
                               1997.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