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暴君

 

桑克

 

他该长着胡子,也可能是
小白脸。那更奸诈。
他吻你的时侯,一把刀子
也捅了进去。你不可能想通
这矛盾的举动,他干得非常和谐。
想起小时侯,老师拎你到黑板前
左手画方,右手画圆。你努力的
结果:两团东西像梨又像柚子。

他刚才还笑着杀人,转眼
他为一个寡妇的寂寞哭泣。
“给她两个身体棒的男人!”
他像个医生开出药方。
复诊时,他却把气息奄奄的美妇
当作番邦进贡的宠物。
历史学家污蔑他:反复无常。
而其实他仅仅是:记性不好。

他评价前几任的成绩,毫不犹豫:
“不及格!”宰相使个眼色。他赶紧
补充:“爷爷和爸爸还不错!”
散朝,他留下宰相的屁股
吃笋炒肉。他是恨铁不成钢。
铁怎么能成钢?大家认为他
缺少逻辑性。祸水立刻春心荡漾。
他无所不知,“大家的本质是灰烬。”

1997. 8.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