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正如日光所能照临的

 

桑克

 

死者的数字是记得很准确的,不可能有差错。

         —— 琉善(Loukianos

1.

厌倦,这是我对人类的贡献。
来吧,唾液!来吧,手术刀!
来吧,破碎的鸡蛋(在中国
它有文雅的绰号:木樨.它经常
出没的地点:餐桌,或者木樨地。
被打碎的人的幻影,正跟着我们
进入繁琐的日常生活,并指责我:
你是自由主义的间谍。在梦中你们
投降的计划正被游戏机的喧嚣
摧毁)!是啊,被摧毁!一只
消极的堕落的颓废的灰耗子
在地洞里,用脑电波煞费苦心
干扰人类幼稚的捕鼠练习!

2.

他蹲在阳台上,回忆:
鸡蛋的形状和份量。在六十年代,这
相当于爵士头衔。儿子对此
没兴趣:小鸡爵士乐——爸爸,快看
魏叔叔的鼻涕,比马铃薯粉条宽两倍!
他想与儿子斗争,前提是:他必须
把家庭消灭!而老魏在楼前草坪上
拍肚皮,使他看上去仿佛马戏团的
搞笑专家,满口象牙的时侯也被认作
大葱。——更远的地方在哪里?
城市的边缘是乡村,乡村的边缘是
城市,他立即想到一个忍无可忍的时代。
——
哦,等等,哪有忍无可忍?哪有时代?

3.

去旅行,这是一张
精彩的牌。他反掂正量
未来的奇遇:若他年轻
甚至中年,奇遇主角必是
美丽的妇女(天真,主要
还是成熟)。实际上,他是
穿了中年人的皮肤外套,下面
隐藏着一个使徒对主的渴念:
让我更聪明,看奥秘的元神!
车站旁边的教会,像风
使他动摇。他张口结舌:
我只是借用他们的词汇.
而他们的黑袍在夜色中隐匿。

4.

我有两个中心:工作室和
家庭,我的世界的太阳照耀着
肥胖的建筑(它的外形与传说中的
乌托邦相当接近),我的妻子存在的
主要使命:永远做一个瘦子。她忘了
西比尔:青春比长寿更有面子,她值得
歌颂,用全部筛子挑选出的硕大的砂粒。
我看见了这谨小慎微的象征
一个对应物正在逃遁。而我忙于
建立第三个中心。分裂主义的帽子
太小,我的脑袋不合适。而有关的
传闻在第十四道街……我突然想到蒙古医生
在大学里,我如何学会这婉约而歹毒的技巧?

5.

向下掘,像在希尼(稀泥)的
泥煤田里,而玩笑的基础却是:
一层硬于一层。更多的人死于
心硬。他幻想自身的背部又冒出
两只手,掐自个儿的脑袋。不是
自虐,而是报复:他设计的五年规划
正散发下水道牌的香水味儿。
(想起老魏,孤独的产值减少一半)
在那阴暗的地方,正盛开着桃花。
一句咒语,一种方法,正是全部的
希望。他挠着头皮,想搬出
沉默的兵器——但他不敢,他的
代价:七种类型的面具降临!

1997. 9.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