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桑克

 

 

他在工作间外的走廊里抽烟,邂逅
送邮件的朱佩,顾不得寒暄,“有
我的信吗?”他问。与其说他急于
获得什么消息,例如一个旧日情人
对于进口情欲的隐秘描述,或者
一个催债人对于权利大度地放弃
不如说这只是有意地表示他和常人
一样也有古典的嗜好,像卢梭之后
的人类对大自然假惺惺的迷恋。其实
哪里还有“处女之美”?他们的
黑手恣意加盖――海关候检肥牛
脸上的金印:刺配加利福尼亚!
他没笑出声来,总算对得起祖先。
而且他照样有脸轻描淡写地声称:
他是来卧底的,老板是一个叫耶稣
的白脸汉。“他的保险箱号码、
投资热线,还不清楚,但内务部有
决心把这通天阴谋搞个水落石出!”


1998. 2.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