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一个家族的画像

 

桑克

 

写一首好诗,今天?哦,不可能。
它散落成单个儿的词,散居在
某部词典的某一角落。嘲笑那
自命不凡的写作者。他以为
他写下“星辰”,黑夜就会明亮。

而其实他写下什么,都是
上帝的选择。那些流了脓的坏词
是考验的内容。他们像讨厌的
邻居,叩门,借这借那,而真实的
目的是想看看你们夫妻接吻的方式。

生活果真这么阴暗?像他不刮
胡子的时候。他的眼怔怔着。
仿佛一根木偶的线牵挂着
他装着整个地狱的心脏。有时
他会笑,因为他看见刀子在闪光。

在夏日里,在裙子和鲜花中间。
内分泌的汁液与蜂蜜混合的芬芳。
“你还在,伙计。”他真想照镜子中
的那张脸来一下。什么?
“你还在,同志。”他想离开一会儿。

通过什么方式都行。旅行或者
结婚。新娘最理想的时候是棵
杨树。而观礼者衣冠楚楚,甚至忘了
自己作为亲戚的归属。他们的软翅
彤红。不要以为是血,只是普通的葡萄酒。

1997.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