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伯德报告

 

桑克

 

1.

马蒂说:我总得写点什么
这意味着他在物种中的地位,
仍在金字塔的尖儿上,而时光
却在宣布:绝大部分器官朽灭

来临的速度类似蜗牛行驶在
这个缓缓自转的蓝星表面,
但结果却像我们脸颊上的黑痣
在集会上被相亲者轻易瞥见。

他的友人在暗中,平衡着
香蕉似的身体,头甩向胶合板
拼成的桌子。这其实仅仅证明
我们的环境是凑合的(他醉了)。

像马蒂从乡村经验中捞出的
零碎:一根针,一把木手枪
标志着:什么是尖锐?什么是
权力?他和落日的阴影同时下降。

2.

“白色的稿纸,比雪花单纯
(苇草比砂子的种类要少)
但比不上我们热爱的时尚
(比不上无所不在的中国道)”


马蒂找到失而复得的纸
一面印满数学公式(笛卡尔
计算过),另一面印满我们对
处女的怀念。白纸的处女――

多么难得.我们在沥青
与混凝土的雨里,找那么
一两颗钻石,像水中捞月
泥中造人,伟大得要我们的命

如果这载我们的大河是
五指俱全的手,那么比手指
还细的是什么?是细雪──
轻轻覆盖着我们厌世的双睑。

3.

有点儿突然,我们的工作
就那么开始了,像最初的黑暗
最初的光,在水上(也是最初的)
我们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兴奋。

像一只飞过半个天空的鸟
孤单单的影子,什么也说服不了
或者在凄凉的海岸上听到涛声
我们把它视作地狱对尘世的警告

开门――便是大雪,每天的
仪式。健壮的马蒂以自己罕见的
遭遇,显示反叛的必然性。
那天听故事的人都有兔子的眼睛

――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
他的祖先也是一只猴子(马蒂
看着亲切).他说:你疯了。
马蒂:不,我比吹在空中的差不多。

4.

我在客厅的角落里(也是阴暗的
所在)静静地读一本书。我记得
它的绰号:《垮掉的一大帮子人》;
它暗示着:小酒馆。通宵的悲痛。

却从不表示向下面的缓缓坠落
宁死不屈,我们被尊严的别针
别在了商业大厦的尖顶上示众
一群柚子,黄橙橙的(色迷迷的)

时间渐渐有了声音,像嚼着
刚刚下树的苹果。一根掺着
大麻的烟卷。我在其中,被误
作是烟叶/好孩子,咽着反刍的唾沫。

但我们分明已经毁了----
这老老实实的庄园,这辛辛苦苦
为一两个友人搭建的床铺。但,
谁有资格说:我们真的输啦?

5.

回忆的时光与样子,至少让
我们看上去还像有口气,还值得
绣花妇女的同情,而我们厌倦
保护者的牧歌延续口吃的疾病。

马蒂熟练地打着呵欠,像
练习过两三年之久的吻技。他
厚颜无耻地说:一把刀子在手上
久了,难免不割破东西。

难免走向邪恶的边缘,走向
与镜中所示的道路----相反的
孤独,仿佛正在睡眠的彗星
半夜里,使劲挖掘心脏中的泥土

以及琐碎的尘屑,长着小小的
翅膀,在室内乱飞。我们识破
它所隐喻的悲惨的信息。邻居
在我们脸上看到的却仅仅是:一块腊肉。

6.

准确地说,春天通过整容手术
缩短与阎王之夏间的距离。
我们与永恒之间的距离呢?
复制技术?一首永远也抄不完的诗?

永远也写不完,证明的
是喜剧,在我们之上的光荣
临到我们谦卑的燃烧的秃顶
或自语:桃花,桃花,满天红。

“我想象着马蒂肚子里的奇迹
美妙的肠子正在变成什么样子
他假装苦大仇深是结拜的兄弟
唯恐我窃走他赖以永生的奥秘”

在信中,他的友人向我抱怨
这滑稽之美.我嘻皮笑脸:噫
马蒂,你真他妈的笨!(高音C)
但最后我以睡觉的雄姿顶替了说。

7.

全世界的万事万物(那该有
多少呢,我一夜一夜掰着电脑的
指头),能卖的相当多。我的气魄
足以使垃圾之海成为货币储蓄所。

马蒂将这道听途说传授给
我以及一大群傻子。我怀疑:
为什么选中海洋?回答问题的是:
一大群从后面扑向我的棒子。

接下来的事情是无边无际的
晕眩,我完全把它当作自由。
多年以后,我凭这个理由寻找同志
就像无产者脖上系着《国际歌》的曲谱。

而马蒂终于成为社会的公敌
(我为他拍红巴掌),在柔媚的
月光下,抹眼泪儿.在新时代的
教科书里,他必须是一种错误的知识。

8.

马蒂大声朗读分给他的台词
因为他不想记住与午夜后的宁静
无关的事情。一条淡绿的小虫子
却模仿他的样子向上爬得高兴。

他以国家为镜鉴,看到自己的形象
(“那是一种什么缺失的德性?”)
他不可能抵达得更深,因为
他本身看起来就像一孔历史的洞穴。

他诅咒:这是我的
一次机会.假如我坚决地
把花帽掼到痰盂里,那么
我至今仍只是:一把有漏洞的叉子

他仔细地翻检心室中的陈列
看见:墨水,脂肪,以及红星.
“在阴谋中我算什么?”,他问,
“发动机。”有人赢得夸大的声名。

1997. 3. 23 - 3.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