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茨维塔耶娃诗选

绿豆译

 

 

1. 我的日子

 

我的日子是懒散的,疯狂的。
我向乞丐乞求面包,
我对富人施舍硬币。

用光线我穿过绣花针眼,
我把大门钥匙留给窃贼,
以白色我搽饰脸色的苍白。

乞丐拒绝了我的请求,
富人鄙弃了我的给予,
光线将不可能穿越针眼。

窃贼进门不需要钥匙,
傻女人泪流三行
度过了荒唐,不体面的一日。


 

2.诗歌在生长

诗歌以星子和玫瑰的方式生长,
或好似那不曾为家人所期望的美人。
对于所有的花环和最高荣耀
一个答案:它从那儿到达我这里?

我们在睡,忽然,移动在石板上,
天国那四瓣的客人出现。
噢世界,捉住它!通过歌手-在睡梦中-被打开了
星子的规则,花朵的公式。

 

 

3. 我的窗户

我的窗户非常的高。
你将不可能以你的手指够着它。
仿佛是我阁楼墙上的十字架
太阳已开始在徘徊逗留。

窗栏正如一个精致的十字形。
宁静。- 无所谓不朽。
我想象它仿佛就是我
被安葬在天国中。

 

 

4.我体内的魔鬼

我体内的魔鬼没有死去,
他活着,活得很好。
在肉体中仿佛进驻货舱,
在自我中好似身处单人房,

世界不过是在高墙之内。
出口由刀斧组成。
(“整个世界就是个舞台,
演员夸夸其谈。)

那个蹒跚的小丑
不是个爱开玩笑的人:
在肉体中仿佛享有荣耀,
在肉体中好似身穿官制袍服。

你难道能活到永恒!
珍惜你的寿命。
唯独诗人在骨头里
如同在一个谎言中。

不,我动人的兄弟,
我们已不会有多少趣事。
在肉体中就象身披
父亲的睡服

我们配得上更好的事物。
我们枯萎在温情中。
在肉体内如同圈进牛栏,
在自我中好似居身锅炉。

奇迹在消逝
我们不去认领。
在肉体中仿佛落进沼泽。
在肉体中好似埋入地窖。

在肉体内仿佛就是在最遥远的
流放中。它在枯萎。
在肉体内如同身陷一个秘密。
在肉体内就仿佛卡在一张

铁面具的钳中。

2000. 4.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