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艾略特短诗二首

 

绿豆译

 

 

眼睛,我曾在最后一刻的泪光中看见你

 

眼睛,我曾在最后一刻的泪光中看见你
穿越在界限之上
在死亡这畔的梦国里
黄金时代的景象再现
我看到了眼睛,但没有泪水
这是我的苦难

这就是我的苦难
眼睛,我不该再次见到你
目光坚毅的双眼
眼睛,我不该看见你,除非是
在死亡的另一王国的门口
那儿,正如这里
眼睛会持久一些
比泪水会持久一些
并将我们一起当成笑柄

 

 

风在四点骤然刮起

 

风在四点骤然刮起
风在四点骤然刮起,撞击着
在生与死之间摆动的钟铃
这里,在死亡的梦幻国土中
混乱的争斗出现了苏醒的回音
它究竟是梦呢还是其他
当河水的表面逐渐变暗
那流着汗与泪的是一张脸么?
我的目光穿越渐暗的河水
那营地的篝火与异国的长矛一起晃动。
这儿,越过死亡的另一河流
鞑靼族的骑兵摇晃着他们的矛头。

2000. 4.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