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胡美丽的艳遇
 
简单
 
 
沿着电话线传来一根细细的请求
一次反道德的经历    一次撒谎
拉开了她有声有色的艳遇
 
咖啡馆一如昔日的玫瑰
开在东安路的街头    她注意到了
更多的泰洗店已代表了她原来熟悉的位置
她感到了一丝悲哀    但更多的是
想起今晚的约会
 
几年了    他也许变了,“太阳自有
太阳的轨道。”这是他说的
今天怎么也偏离了,她骄傲地想
她像泡沫一样膨胀着    她感到
她的美不再只是别人对她的恭维
 
掠过那男人苍凉的眼神    她坐了
下来    她的美沿着她丰韵的曲线
溢出了旗袍    那个男人竟会是他
衰老太快了    她感到了时间的重量
她流露出了怜悯
 
“直到今天我才发现你才是我心中的鬼”
他还带着后现代的口吻    她笑了
像她曾经在心中哭过    一切太晚了
她想他的泪水现在只能撬开
她记忆的一角
 
“你过得怎,还好吧”
她的亲切撞灭了他的泪花
她想起前不久在书店里曾看到
他写的那本书    有几首诗
几乎无法让她从往事中走出
 
沉默像疾病一样漫来
她感到不知所措
她伸出了手    那手碰到了另一只手
她感到很有力    她想缩回来
但已晚了
 
她感到一个舌头在舔她    她想
到了动物    她想到了猫
她想到了一付上好的胃
她想到了菜    她想到了自己
她颤抖地滑下了他得寸进尺的筷子
 
悬崖勒马    她的激情降至
旗袍开衩的高度
一顶帽子在赶制途中被理智撕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