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心的纸草

--爷爷四十年祭

 

阿九

 

 

爷爷的一生平凡得无以复加。

因为没有任何事情

值得开怀一笑,

他曳地的长髯只能用来盼望。

 

那一天终于来了。

当时,他在江埂上挑沙袋,

一阵晕眩竟从他空荡荡的胃里

猛烈地喷涌出来。

长江只花了两个女人的泪水

就将一条人命带走。

 

是的,他下葬于1960

流经芜湖的一场大水。

他的悼词因为至今

也没有一面墙壁愿意张贴,

只能写在一张摊开的心里。

 

 

2000. 8.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