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写在七日的第一日

 

阿九

 

 

是否有一种办法,能将桌上的这束花

送回她自己的家里?

我将耳朵贴在白色的花瓣上,

在一首歌的末尾传来她说不尽的叹息。

 

再过几天,也许是一个星期,

她将合上辛劳到瞳仁的双眼,归于尘土。

没有人能说出她的来历,

也无法挽回她已被腰斩的生命。

 

一层小小的花瓣就要落在我的书桌上。

是的,她正在准备着与我告别的那一天;

她开始一天一天地叮嘱我的嘴唇,

一秒一秒地向着我的手指微笑。

 

买花的所有理由都是邪恶的,

除非我是从师江的母亲手上接过一把茉莉。

在正午之前,她得赶到收购站,

在花价象雨水一样跌落之前换回生活。

 

 

200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