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埃及的诗章和残篇

 

 

锡金译

 

 

. 亡灵起身,歌唱太阳

 

赞美你,啊拉,向着你惊人的上升!

你上升,照耀,令诸天向一旁滚动。

你是众神之王,万物之主,

我们自你而来,因你而成神圣。

 

你的祭司黎明出迎,以欢笑洗心;

神圣的风带着音乐,吹过你黄金的琴弦。

在日落时分,他们拥抱你,犹如每一片云

自你的翅膀上,闪现着天边反照的颜色。

 

你行过了天顶,你的心喜悦;

你的清晨和黄昏之舟都遇上好风;

在你面前,玛特高举她决定命运的羽毛,

阿努的殿堂因你的名而喧嚣。

 

啊你完善之神,永恒之神,唯一之神!

与上升的太阳一同飞翔的伟大的鹰!

在青翠的无花果树上,你永远年轻的形象

闪烁着掠过天国的河心。

 

你的光照亮每一张脸,却无人知晓。

千年万年,你是新的生命热切的根源。

时间在你的脚下卷起尘土,而你永远不变。

时间的创造者,你已超越了一切时间。

 

你通过了那扇黑夜的背后闭起的门,

使愁苦中躺卧的灵魂欢喜雀跃。

语言的真实,心的宁静,起来啜饮你的光明,

因你是昨日,今日,也是明天。

 

赞美你,拉,使生命从昏睡中苏醒!

你上升,照耀,显示你光辉的形象,

千万年过去了,我们不能一一清数,

千万年将到来,你光照万年!

 

 

. 他向奥西里斯,那永恒之主唱一篇礼赞

 

光荣归于奥西里斯,永无穷尽的王子,

他通过了亿万年而直入永恒,

以南方和北方为他的冠冕,他是众神与人的主人,

携带宽厚与威力的手杖和鞭子。

 

啊王中之王,王子中的王子,主人中的主人,

大地重又回春,由于你的热情;

昔日和将来作你的随从,你将他们率领,

你的心满足地安息在隐密的群山之巅。

 

你的身体发光,你的头就是蓝天。

土耳其玉的颜色在你莅临之地的四野发光。

你的躯体广被,你的容颜焕发,

犹如今后世界的田野和溪谷。

 

请允许我的精神在地上坚守,在永恒中凯旋。

允许我顺风航过你的国土。

允许我插翅腾飞,象那凤凰。

允许我在众神的塔门边得到宽宏的迎迓。

 

在凛冽之屋中,胜利者,请授我以食物,

那些在死亡中与你同升的祝福的食品,

并且让我在那有阳光的田野上

播种和收获大麦和小麦,

在幸福的草原上有一个家。

 

 

  他请求神的赦免

 

你摧毁了时间的腾飞的翅膀,

你,生命中神秘的居留者,

我所说的一切话语的保护者,

正为我,你的儿子,感到羞愧;

你的心充满了愁苦与羞赧,

因为我的罪孽,在世间十分严重,

我的邪恶与违逆是如此嚣张。

啊,请与我和解,和解!

毁掉那隐现与我们之间的栅栏!

让我的一切罪孽洗净,而且

无知地俯伏在你的左右。

是的,请去掉我的所有的邪恶,

并放弃你充满心头的羞耻,

使你和我在今后的时间里融化坚冰。

 

 

  他坚持他的雷同的记忆

 

在那巨大的屋子里,在那火的居室,

在那计算全部年数的黑夜,

在那细数岁月的黑夜,

请将我的名字归还于我。

 

当东方的天阶上的守望者

让我安静地坐在他的身边,

当众神一一报出自己的身份,

让我也记起我昔日的名字!

 

 

  他行近审判的殿堂

 

啊我的心,母亲,我的心,我的母亲,

我的本体,我的人间的生命的种子,

仍旧与我同住在那王子的殿堂,

谒见那持有天秤的大神。

当你被放在天秤中,用真理的羽毛

来称量时,不要使审判对我不利;

不要让判官在我面前呼喊:

他曾遍行恶事,言而无信。

 

你们,神圣的众神,云一样地即位,抱着圭笏,

在掂量词语时,请向奥西里斯把我说得美好,

把我的案卷提交给四十二位审判者;

让我不敢在阿门提特死亡。

 

哦,我的心,倘若我们之间无须分离,

我们明天会共有一个名字,

是的,千秋万岁是我们共署的名字,

是的,千秋万岁,啊我的母亲,我的心!

 

 

  他被宣告为诚实

 

现在,大神托特,那位

正义与真理的审判者,

向着众神如此开言:

(众神正坐在奥西里斯面前)

 

现在这颗心确实

称量过了,它是纯洁的。

在他的里面找不出邪恶,

他的心抵得住那天秤。

 

于是那些在奥西里斯面前

坐着的诸神如此应答:

你的话是真的,让他进来,

永远在平安中活着。

 

在永远的田野之中

给他一所房子。

别让遗忘吞噬

那凯旋了的灵魂。

 

于是贺鲁斯,爱息斯的儿子,

向神圣的奥西里斯说道,

啊父亲,我将这

剖白了的灵魂带来给你。

 

他的心在天秤上称量过,

他的行为已经判决;

允许他你的圆饼和麦酒,

允许欢迎他的晋谒。

 

于是那活着的灵魂说,

瞧吧,啊主人中的主人,

我来此向你晋谒,

在奥西里斯面前,我是个无罪的人。

 

你是美丽的

全世界的王子,

我爱了你,啊眷顾我,

把我当作你心所爱的人。

 

 

  他出来,进入了白昼

 

这里,我曾游历坟墓,瞧见你

强壮的身体。

我曾通过地下的世界,注视过奥西里斯

播撒黑夜。

 

我来了,我曾注视过奥西里斯,我的父亲,

我是他的儿子。

我是那爱着他的父亲的儿子,

我也被爱。

 

我曾为自己开辟一条小径,

通过西方的天际,

象一个神。

我曾追随他的脚步,而由于他的神通,

赢得永远。

 

天与地间的大门,就敞开着,

我的路径欢畅。

欢呼,每一个神明,每一个灵魂,我的光

从黑暗中闪亮。

 

我走进去,象一只鹞鹰;

我走出来,象一只凤凰,

那黎明的星。

在那美丽的世界,贺鲁斯的灿烂的湖边,

白昼高升。

 

 

  他邀请奥西里斯从死人中上升

 

举步上升,平静的心,

啊平静的心,你的躯体无瑕而完美。

爱息斯在尼罗河的芦苇中

在那纸草的黝黑的沼泽中为你悲恸,

庇护着贺鲁斯为你的命运复仇。

他从隐秘的住所出来;

他勇猛地与你的敌人争斗,

他现在正航行于旭日的舟中。

出来,平静的心,我已经为你复仇。

 

 

  他把自己与奥西里斯合而为一

 

我是田野中的王子。

我是奥西里斯,

我就是贺鲁斯与拉,

与奥西里斯合而为一。

 

我在他诞生之室中

守着他的门户。

我在他诞生之时出世,

我就是奥西里斯。

 

具有他的心和力量,

我的青春

永远与他的青春在他所到之处

一同更生。

 

将他的杀害者杀害,我也

从黑暗中上升;

于是,我为了他的报复,

也为自己复仇。

 

把这一切奉献给他

装饰我的祭坛。

他携带了我一同

从死亡中上升。

 

 

  他将自己与拉合而为一

 

我是光明的主宰,自生的青春,

原始的生命的初生,无名的事物的初名。

我是岁月的王子;我的躯体是永恒;

我的形态是无尽,把黑暗践踏在下面。

请用这样的名字呼唤我:

居留在葡萄圆中的主人,

漫游过城市的孩子,平原中的青年。

请用这样的名字呼唤我:

走向父亲的小孩,

光明的孩子,在黄昏中找到了他的亲人。

 

 

十一  他把自己与那肢体分为多神的唯一之神合而为一

 

啊永存的圭笏的王国,

拉的灿烂之舟所停泊的安息之所,

神圣的形象的白色冠冕!

我来了!我是那小孩,正是那个孩子!

我的头发是努,我的脸是拉的圆盘,

我的眼睛是赫托尔,我的颈项是爱息斯;

我的躯体的每一肢节都是一位神,

我的骨与肉,是活着的神的名字。

托特庇护着我,直到永远,每天每天。

我如拉一般地来了,像那未经命名者般地

来了。我像昨日一样来了,

像那仍未被人称道的,千万年来

尽瘁于列国和万民的先知。

我是向那昨日,今日和明日的

大道走去的孩子。

我就是一,是那唯一,

不息地穿过一切天宇,

绕着他的路程前进;

他的瞬息在你的躯体中,而他的形象

安息在他们自己的庙堂里,隐秘而又显耀;

他把你们掌握在手中,却没有一只手

能将他握住;他知道年的名字和季候,

但你们,无论何等生物,却不能知晓;

岁月为他在不断的过去中回转,

辉煌地移向时间的终点。

 

是的,我是他,再也不会死亡;

无论人,无论成圣的死者,甚至无论众神

也不能从不朽的路上将我回转。

 

 

十二  他在白昼行走

 

我是昨日,今日和明日,

是创造了众神的隐秘着的神圣的灵魂,

饲养了那蒙恩者。

 

我是从死亡中上升者的主宰,

他的形象是死者之室的明灯,

他的神龛即是大地。

 

当天空以水晶照耀了,

便愉悦了我的道路,扩张的我的小径

并把我包裹在光里。

 

当黄昏封闭了神的眼睛

和墙边的门户,

请守护我的安宁,远离黑暗中的睡眠者。

 

在黎明中我打开了无花果树,

我的形态是一切男女的形态,

我的精灵是神。

 

 

十三  他防卫了他的心,抵抗破坏者

 

我是纯粹,我是语言的真实,我是凯旋,

我是田野中的王子,我是奥西里斯。

我在他的死室中与他一同诞生,

我与他同死,而现在我从死亡上升,

我的心曾在奥西里斯面前判决,

无人再把它从我带走。

是的,这,我的心,曾在奥西里斯面前

哭泣,并在审判的殿堂里哀求。

而现在,我胜利地在平安中坐着,

在那永恒的山顶。

伸出我的手,我握住南方的微风,

张开我的鼻孔,呼吸那西风;

我点亮了一朵灿烂的火花

给开启那千万年的大门的他引路。

我是幼小的植物和花朵的基本,

是永远开花的灌木花丛。

 

 

十四  他完成了他的胜利

 

欢呼,从月亮发光

行走过熙熙攘攘的黑夜

而高举着火炬的你。

 

我也来了,一个辉煌的灵魂。

站定我的脚跟,

藐视我的幢幢的仇敌。

 

大开死亡的门,

因为我携来了黄金的杖,

胜利地穿过黑暗。

 

 

十五  他走入女神赫托尔的家

 

我是纯粹的旅人。

你注视我,自从你看见我。

啊,门边守望的阿希,

看我也追随

赫托尔,

因为她是爱情。

 

 

十六  他登上了拉的小舟

 

欢呼你,大神,在你的舟中,

让我作你的水手!

允许我和旭日与落日的

舟子共语。

我走向你的港口,

啊带我与你同行;

在不眠的群星中

使我成为你的随从。

我不曾接触过污秽之物,

也没有接触过不神圣的东西;

清晨的舟和黄昏的舟

从你的祭坛上将我喂养。

白色的大麦做成我的面包,

红色的大麦做成我的麦酒;

这颗唱着礼赞的心是纯洁的,

从无敌的旅程中平安归来。

啊拉,让我与你一同航行

在你的舟中,啊旅人!

 

 

十七  他命令一阵清风

 

请开向我!

  你是谁?你走向何方?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也是你们中的一个。

因为我出发,行向众神的庙,

我所行驶的船名叫灵魂的集合所。

 

 

十八  他认识西方的众灵魂

 

高高地,在那舍伯克之庙所矗立的旭日的山顶,

躺着一条满身燧石和闪耀的金属片的蛇。

他的名字是火居者;他是清晨之敌。

他拦住了拉的舟,使舟子蒙住在睡眠中。

但他将被束缚,而拉的舟向前航去,

是的,就是我,以有力的蛊惑制约了蛇,

羁束了旭日的敌人,直到拉重光了地平线。

我,就是我,羁束了他,

会见了西方的众灵魂,

以及落日之山的主宰,和赫托尔,

黄昏夫人。

 

 

十九  他认识东方的众灵魂

 

我,就是我,知道那东天门。

拉将从那黄金的清晨之舟中,从那里出来,

在清风之前到达胜利的港口。

 

就是我,扯起了清晨之帆;

在青翠的无花果树旁与拉同行,

我是他的水手,永远在无尽的旅程之中。

 

我凝视着和平的田野,它的

壁垒以铁包裹,它的收获非常丰饶;

而那东方的众灵魂是不死的收割者。

 

我,就是我,看见那不死的凯旋,

当启明星神圣地在他们之间行走,

给予我和平的田野,我自己的城池。

 

 

二十  他用拉的名字战胜了邪恶的蛇

 

现在背转你的身去,退却,离开,啊蛇,

不然就将你掷下天池的深处

投入你的父亲所命定的屠宰场。

看吧,我的精灵像拉一样的上升,

我已变成可怕的拉的灵魂;

是的,我在恐怖之屋中出生。

现在,背转你的身去,离开,拉的箭

飞越过那幽暗;发光的投枪

在你的头上闪亮,并撕开你的头骨。

当咆哮的云在地平线上升起

以切齿的火,把你无言地桎栲在死亡里,

禁住了你的嘴,

使你的言词飞散在静默之中。

我在权威的殿堂中听见了神的声音。

欢呼!年老的台谟说,你的脸要坚强,

啊拉的战士,在我们的面前将邪恶赶走。

赛伯的声音也在叫喊:

欢呼吧!你们一切的王子,

确定那与太阳一同航行的座位,

现在带着武器起来,以闪电进攻。

欢呼!可爱的赫托尔说;而那些环行于

土耳其玉色的池水边的众神大声答应:

噢!我们要将那伟大者举于他的仇敌之上。

让你们和我们把赞美一同朗诵!

啊拉,你的可怕的光,在众神行进的声音中

诸天摇动,而那条蛇死去。

 

背转你的身去,退却,离开,啊蛇!

看吧,我是东方和西方的天空的拉。

 

 

二一  宛若莲花

 

我是纯洁的莲花,

拉神的气息养育了我

辉煌地发芽。

 

我从黑暗的地下升起

进入阳光的世界,

在田野开花。

 

 

二二  他像蛇撒迦

 

我是那条蛇,因年岁而肥胖,

我住在遥远的地区,

它一天天地死了又活,

我也如此死而复生。

 

 

二三  他祈求可以写字的砚台

 

欢呼,年老的神守着你的父亲,

不让托特将那藏书打开。

看着我,一个记录者,

好像托特,每天抄写

奥西里斯美丽的词句,

请答应我,永远使用我的墨水和砚台;

你将每天读到我写的记录,

并且发现我如此的尽职。

 

 

二四  他燃起了一柱火

 

贺鲁斯的发光的眼睛来了。

他平安地在黑暗中闪耀。

在地平线上,拉欢喜地见到

头把邪恶销毁。

抵御那赛特的权力,我与拉

点亮一柱火,而且追随于

他的扈从中,永远地崇拜着

那孪生姊妹的手。

 

贺鲁斯的眼睛平安地活着。

 

 

二五  他在地下歌唱

 

地上的躯体和田野中的灵魂

是纯洁的;

从我带着双倍欢欣的口中流出的赞美

是纯洁的。

 

蛇死在那

众神设立的地点,

奥西里斯活着,而他的宝座

安息在水上。

 

你的美丽是一条流动的小溪,

叫旅人驻足;

是游宴之屋,一切人

都在那里敬拜自己的神。

 

你的美丽是树立着圆柱的庭院

向拉燃烧着薰香。

你的脸比月光所照的

殿堂更加明亮。

 

你的头发掀起波涛

宛如东方的妇人,

黑如在地下

守住午夜的门户。

 

你的脸是天际的蔚蓝,

光亮如一块琉璃;

拉的光线照在你的脸上

使你的衣衫用黄金织成。

 

你的眉毛是孪生的女神

安坐在神坛上,

你的气息

如阵阵天风吹弯了谷子。

 

你的眼睛观望那黎明之山;

你的手是水晶的池沼;

你的两膝是一丛菅茅

有飞鸟在他们黄金的巢中歌唱。

 

你行走在幸福的路上,

眷顾着;

在众神的湖中洗净身体,

又踏上旅程。

 

 

二六  另一世界

 

这里,有为你的身体预备的饼饵,

为你的喉咙预备的凉水,

为你的鼻孔预备的甜蜜的清风,

而你满足了。

 

你不再在你的

选中的小径中颠簸,

一切邪恶与黑暗

全从你的心灵中落下。

 

在这里的河边,

喝水或洗你的手脚;

或者撒下你的网,

它一定充满跳跃的鱼。

 

哈辟的神圣的母牛

将她的乳浆给你,

扬扬得意的众神的美酒

将成为你每天的饮料。

 

白色的亚麻布是你的战袍,

你的草鞋闪着黄金的光彩;

你的武器凯旋,

不再有死亡来到。

 

现在,在旋风之上

你追随着你的王子,

现在,你在繁叶的树下

心旷神怡。

 

插翅登上天顶,

或者在和平的田野安眠;

白昼,太阳将你守护,

夜晚有升起的星辰。

 

 

二七   阿肯那顿王和

           耐弗尔·耐弗留·阿顿公主

           对苍穹的敬礼

 

啊拉,黎明中你展开了新的地平线,

在每一处你所造就的人间的国土

都被你的爱所征服。当快乐的白昼

在欢喜的平安中跟随你的脚步。

 

当你沉落,世界归于荒凉;

屋舍变成了死者与盲人躺卧的坟墓;

只有老鼠和蛇行走在

失明的夜的漆黑的灶上。

 

现在,东方重又黎明,大地已经清醒,

人们合唱着,自沉睡中跃起;

他们沐浴更衣,

在快乐的礼拜中高举双臂。

 

家畜们再次走过田野;

鸟儿在沼泽上鼓翼飞翔,

它们也崇敬你,而那羊群

快乐地跑过幸福的原野。

 

北方和南方,沿着这灿烂的河流

舟子升起了风帆,在你的面前登程前进;

而在那大海,所有深水的鱼

浮出波浪,在你的光中欢笑。

 

因你是一切生命和人类的种子,

母腹中的婴儿,也知道

你的仪容临近的安慰,

你把语言和丛生的智慧赐予那婴儿。

 

尚未出壳的小鸡的呼吸属于你,

它已从壳中跑出,歌唱着它的欢乐,

在它蹒跚的腿上舞蹈

欢迎黎明的光辉。

 

你的心创造了一切,这肥沃的土地,

人民,牲畜,用脚行走的,

天空飞翔的生物,以及陆地和海洋

都自你的心中诞生。

 

人类和他们的命运也都属于你,

一切语言,一切肤色的人都

拥护你;还有在各民族之中的我们,

一切种族都以你为选定的主宰。

 

而我也在我的心中找到了你,

我,阿肯那顿,发现并向你顶礼。

你的黎明是生,你的黄昏是死,

请你在伟大的清晨举起我,你的孩子。

 

 

 

 

1:译文绝大部分选自锡金译《亡灵书》(1957),有少许文字更动。

2:第21首等三选自飞白《诗海》。飞白先生的慧眼在这部《诗海》中呈现得很明白。

 

 

阿九整理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