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战胜阿波菲斯

 

选自《近东古代文献》

 

 

万物之主在他形成之后说:

我象唯一一样出现,

在我之后才有了一切。

一切形体都根随我展现,

那时天空还没有形成,

大地也不存在,

蛇和众爬虫尚未创生。

我从我的口中说出了一切形式,

从静止的深渊中上升。

随然倍感疲惫,也没有地方站立。

我在心中思索,在灵魂中缔造。

我独自创造了一切形体。

那时,我还没有喷吐出空气,

还没有吐出潮湿,

还没有别人与我一同起身,一起工作。

于是我在自己的心中缔造,

使一切以婴儿之形出世。

我以自己的手孕育他们,

并与自己合为一体。

我已喷出了空气,吐出了潮湿,

是我的父亲深渊将他们哺育。

当他们离我远行,

我用一只眼睛追随他们的背影。

当我成为唯一的灵魂,

当我在地上高别了三个神灵,

空气和潮湿在他们所居的深渊中欢呼,

并把我根随他们的眼睛拿走。

我把自己的身体包扎之后,

为他们放声大哭,

人类就是我眼中滴落的泪水。

当那只眼睛离我而去,

我用另一只明亮之眼将她接替;

当她重又归来,看见我的样子,

就对我发怒。

我提高了她在我脸上的位置,

为她安排了新的住所;

当她开始统治整个大地,

就将愤努倾倒在植物的花朵上。

那时一切工作都正逢花期。

是我将她所毁灭的一一修复。

我重振了花朵,自植物中走来,

我创造了蛇和蛇虫这包容的一切;

空气和潮湿生下了塞布和努特,

塞布和努特孪生了奥西里斯、贺拉斯,

塞特、伊西斯,以及内普西斯。

他们相继降生,并在这片土地上

使他们的子孙不计其数。